劝人学医天打雷劈?他们用行动证明:继承父亲的衣钵真香!

保罗的父亲杰拉尔德·内斯塔特(Dr. Gerald Nestadt)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强迫性神经官能症诊所(OCD Clinic)主任,也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精神和行为学教授。算上住院医师培训和博士后,杰拉尔德已经在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工作了43年。

保罗透露,自己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所高中当科学老师,之后辞职做了画家以及脑成像研究人员。在他此前工作的影像实验室不仅有心理学专家,也有精神病专家和社会工作方面的专业人士。这段工作经历让他意识到,精神科医生才最了解如何帮助改善精神压力患者的生活,而自己真正要做的是这个。于是他找到了机会参加培训。

2011年,保罗来到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参加精神科住院医师培训并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精神科医生。现在他还是约翰·霍普金斯医院门诊焦虑诊所的共同主任,也是精神病学和行为学助理教授。

谈起父亲杰拉尔德对自己的影响,佩里西奇保罗说,父亲的工作充满智慧,需要在临床和研究工作间平衡。“他喜欢当医生,却反对我做医生,因为做医生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听到父亲向他描述的一个个有趣病例,看到父亲把病人从“不正常”“变为”正常,父亲表现出的极大成就感和满足感让他目瞪口呆。“于是我赌了一下,我想自己也能像父亲一样有同样的满足感。幸运的是,我赌赢了。”

“我父亲为我做得最伟大的事情就是为我树立了榜样。他一直让我不要模仿他的生活,但是正因为他,我成为了一名更好的医生、科学家和爸爸。”

现年75岁的罗纳德是UCLA 医疗中心大外科主任、UCLA 医疗中心普弗雷格肝脏研究所(Pfleger Liver Institute)所长,也是该中心亚专科肝脏和胰腺移植科的创始人。

现在阿什莉在UCLA医疗中心身兼多职,既是Ronald Reagan UCLA Medical Center和 UCLA医疗中心圣塔莫尼卡分院的医院医学副主任,也是UCLA Health住院服务执行医学总监和临床运营医学总监,不仅负责住院医学服务的临床运营,还负责优化患者流程管理,改善患者体验。

马修的父亲大卫·哈林斯坦(Dr. David A. Harinstein)现在是UPMC麦基斯波特分院的内科医生,也是该医院的医务部门总裁,平时还负责课堂和临床教学工作,在医疗领域已经耕耘了33年。他告诉健康界,儿子马修在自己进行医学培训期间出生。在马修约10岁时,他会在周末带着马修一起去医院。“那时我就肯定他将来也会成为一名医生。”大卫说。

在马修眼里,父亲是他认识的最有爱心的医生,也会非常尊重患者。“我遇到的每个病人都会对我说‘我很喜欢你的父亲’,这让我很惊叹。小时候去医院,我记得患者和医院工作人员都会告诉我父亲对他们的影响。”马修说。如果父亲的患者在别的场合遇见父亲,他们也会非常高兴。“我就想,如果我能为患者提供相同的医疗服务,对他们的生活也会产生同样的影响。”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zfenjin.com/,佩里西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